123

黄梅惨案之血雨腥风黄梅城

2015-01-03 05:35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678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黄梅县位于大别山南麓,长江北岸,湖北省东部,为鄂、赣、皖三省交界之处,东临安徽宿松县,西接武穴,北连蕲春,南与江西省九江市隔江相望,素有鄂东门户之称,是一个鸡鸣三省之地,为日军进攻湖北首战及必经之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在武汉会战中...

   黄梅县位于大别山南麓,长江北岸,湖北省东部,为鄂、赣、皖三省交界之处,东临安徽宿松县,西接武穴,北连蕲春,南与江西省九江市隔江相望,素有鄂东门户之称,是一个鸡鸣三省之地,为日军进攻湖北首战及必经之地,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在武汉会战中,黄梅县为第五战区李宗仁所辖第3兵团孙连仲部、第4兵团李品仙部防区。会战伊始,日军水陆并进,分两路进攻黄梅。1938年7月26日小池口沦陷,8月3日黄梅县城沦陷。日寇占领黄梅后,到处烧杀掳掠,奸淫妇女,视人命如草芥,制造了多起骇人听闻的惨案,黄梅人民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空前浩劫,人民生命和财产遭到了严重的损害,其中的县城、张万成、多林乡、中湾桥、砂螺嘴五惨案较为突出。最令人切齿是县城屠杀案。 

   1938年8月4日黎明,鄂东黄梅县城正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天空昏暗、阴沉。突然,一阵激烈的枪声响起,人喊马嘶,火光冲天。早已突破长江天堑、占据江防要塞小池口的日军十三师团联队牛岛部队,借着夜幕,百里偷袭,包围了黄梅县城。这是湖北省沦陷的第一座县城。日军进入县城,天已大亮。他们首先放火烧屋,大肆搜捕地下抗日游击队员、抗属和无辜群众。西街有一家杂货店的老板娘,拖着岁半的儿子跑慢了一步,被日寇小队长吉田抓住,剥光全身衣服,强奸后用东洋刀捅入腹部而死。当幼稚无知的儿子哭喊着爬到妈妈的尸边时,被吉田扬起一脚踢入正在燃烧的一堆柴火中,活活烧死。眼看孩子在大火中挣扎,这伙野兽竟狰狞地哈哈大笑。 

   东门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名叫刘正山,素来耿直倔强,眼看自己赖以栖息的草房被大火付之一炬,愤怒异常,操起一把菜刀,砍倒一个纵火的鬼子兵后被捉住。日军将他反绑在一根电线杆上,先挖出双目,接着开膛剖肚,掏出心肺,然后又将手脚肢解…”惨不忍睹。 

   南门河边有一位抗日妇救会委员,名叫石先花,刚生一女儿,正在家里坐月子。突然一位尖嘴猴腮的汉奸领着吉田等几个鬼子兵闯进屋里。吉田龀着满嘴的黄牙,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简直像一个吃人凶神。他逼近石先花,举起东洋刀鞘,挑着她的下颚,狰狞一笑,道:“你的,游击队的干活?” 

   汉奸连忙点头哈腰,又故作亲热地对石先花说:“侄女儿,你们妇救会的事太君都知道了,你就承认了吧!”

   原来,这汉奸是石先花本家叔爷,曾在九江市日伪维持会里当翻译,因是黄梅人,日军占据小池口时,吉田便把他带过来了。 石先花知道,虎狼入室,在劫难逃。她怒视了汉奸叔爷一眼,不紧不慢把摇窝里的女儿抱起,搂入怀中,在那红扑扑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八格呀噜!”吉田大概是经不住这般沉默的反抗,咆哮起来,刷地收回刀鞘,抽出明晃晃的大刀,“你的,快快的讲尸随即朝猴子汉奸咕咕噜噜地吩咐了几句。猴子汉奸立即向石先花翻译说:“太君问你三个问题:一、城里有多少游击队和青救会、妇救会员?二、头头是谁?三、有多少枪枝弹药,藏在哪里?讲了,就放你,保证你母女安全。否则……” 

   吉田一边歪着脖子点头,一边耸耸双肩,插道:”如果你不讲———”他把手里的大刀一挥,大吼“死了死了的!”, 石先花仇恨怒火满胸膛,真恨不得——口将吉田咬死,以解心头之恨。她记起妇救会主席讲过誓死不当亡国奴的话,陡然增加斗争的勇气和力量,心想,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不讲出秘密。

   这时,吉田耐不住了,又喷着满嘴的白沫,问道:“你的讲话,有多少人的干活。” 

   石先花忍住怒火,平静地说道:“满县城的老百姓都是我们的。”几个鬼子兵听了竟哈哈地捧腹大笑。 

   “八格呀噜!”吉田那络腮胡子的脸,立即涨成猪肝色,兀地跳起来,吼道:“你的,头头的,是谁?”

    “是我!” ,

    “你的,不怕死了的!”

    “ 怕死,哼哼!”石先花一笑,“你们这些鬼子,烧了我们多少房昂,杀了我们多少同胞,我们怕的脱吗?”。 

   吉田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结果,挥着大刀嚎叫起来:“死了死了的!快快拉出去,拉出去!”几个鬼子兵便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 石先花知道,敌人要用她示众,杀一儆百了,不知哪来的力量,她兀地站了起来,高喊一声:“慢!”不知怎么把几个鬼子兵震慑得音一时僵住了。她连瞧也不瞧鬼子和汉奸一眼,又缓缓坐下,轻轻地把女儿重新搂入怀中,解开衣衫上的扣子,抽出奶头,塞进女儿的嘴中,自言自语地说道:“儿呀,妈喂你最后一口奶!” 

   可以看出,此时吉田额上的青筋顿时暴了出来,他牙齿一咬,一步上前,伸出毛茸茸的手,猛地抓住正在吃奶的孩子。 石先花一惊,紧紧地护住女儿,大声质问:“你们这些野兽,难道连孩子也不放过!” 

   几个僵持的鬼子兵如梦方醒,哇啦哇啦地叫着,强力分开石先花的手,将孩子夺了过去。 

   孩子也像抗议似的,哇哇地放声大哭。

   吉田恼羞成怒,兀地猛举起孩子,大吼一声,重重地掼在地上,可怜这襁褓中的小生命,哭声嘎然而止,只见手脚抽搐几下便不动石先花顿时如五雷击顶,一头栽倒在地,晕过去了。吉田冷冷地朝昏倒在地的石先花盯了一眼,收回东洋刀,抬手从腰上拔出枪来,只听“叭”的一声枪响,石先花便带着对日寇的无比深仇饮恨九泉,长眠地下了。 

   腥风血雨,鬼哭狼嚎,这一天,仅黄梅县城一地,就被日寇杀死129人,其中有30多户被杀绝;强奸妇女105名,其中有30余人被摧残致死。这些无辜的同胞,有的被挖去双目,有的被掏出心肺,有的被割去首级,有的被砍断手脚。还有的被活活肢解。129具尸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的,日寇暴行,令人发指!

发表评论

*

* (保密)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