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化身“余则成”的谍战英雄周镐

2015-01-01 15:41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516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军统少将周镐又名周治平,抗战时期被戴笠派到南京,在汪伪三号人物周佛海身边“卧底”。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周镐立即在南京在新街口的银行大门外挂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京沪行动总队南京指挥部”的牌子。周镐派人在南京街头四处张贴《京沪行动总队南京指挥部布告》,宣布接...

军统少将周镐又名周治平,抗战时期被戴笠派到南京,在汪伪三号人物周佛海身边“卧底”。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周镐立即在南京在新街口的银行大门外挂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京沪行动总队南京指挥部”的牌子。周镐派人在南京街头四处张贴《京沪行动总队南京指挥部布告》,宣布接管南京。

当时新四军的部队已经运动到南京城下,粟裕已被任命为南京市长,准备随时接管南京。戴笠根据掌握的情报,迅速将此情况报告给蒋介石,并要求蒋介石委任军统 南京站站长周镐为军事委员会京沪行动总队南京指挥部指挥;并委任时在上海的伪市长周佛海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上海行动总队司令。经蒋介石批准后,戴笠通过 秘密电台,分别向周镐和周佛海发出委任令,让他们立即控制南京、上海。

面对南京的动乱形势,驻南京的日本派遣军总司令部发出布告,宣称:“派遣军不论战局如何转变,决议严明之军纪,公正严肃之态度,向击灭顽敌之途迈进。如有曲解军方真意,于治安上有不良行动,或有亵渎日本军威者,军方决予断然处置。”

周镐不管那一套,他只遵照老板戴笠的命令,多方联络,立即行动起来,准备赶在新四军前面,从日军手里接受南京。

8月16日晚,周镐率领手下接管了位于在新街口汪伪中央储备银行大厦,开会部署,分配了接管南京的各负责人的名单和接管的各机关。

 冈村宁次派人抓捕了周镐,解散了他的行动委员会。等戴笠等重回南京时,有人报告周镐有通共嫌疑,再次进了自己人的监牢。不久,周镐出狱,真与湖北老乡共产党员徐楚光联系,秘密加入共产党,再次在蒋介石身边卧底。

淮海战役开始前夕,刘汝明派他弟弟刘汝珍秘密到徐州,和第三绥靖区司令官冯治安互订攻守同盟,相约消极避战,防止蒋介石驱使他们打头阵,作内战的牺牲品。 谁知“二刘”这一绝密行动,很快被军统特务侦悉,密报蒋介石。蒋立即下令将刘汝明所部调离徐州主战场,到津浦路南段的临淮关、明光一带集结待命。蒋介石还 密令邱清泉收买刘汝明所指挥的一八一师师长米文和,以“吸引”刘伯承邓小平指挥的中原野战军为幌子,将该师留在商邱,划归邱清泉指挥。在11月6日,中原 野战军攻打商丘,消灭了米文和所部,使刘汝明这位视实力为生命的上将兵团司令官痛心疾首,对老蒋不能释怀。

黄百韬兵团被歼后,南线告急。蒋介石用人之际,也顾不了那么多,就下令让刘汝明率第八兵团部进驻蚌埠。第八兵团司令部驻在市内,李延年的第六兵团驻在蚌埠 外围,有监视的作用;而且蒋介石不把蚌埠市区的警备任务交给刘汝明,而交给了李延年。尽管刘汝明一再要求接防蚌埠市区的警备,蒋介石和刘峙始终未予答应。 李延年的人还狂叫:“中央军绝不受杂牌军指挥。”、

刘汝明的目的是想抢夺蚌埠市的捐税,套运粮食和煤炭,终因警备任务旁落而未能如愿,这使他对蒋介石、刘峙十分不满。 但蒋介石毕竟老谋深算,他懂得要驾驭刘汝明,光靠“硬”的一手不行,必须威恩并用。正好这时蒋介石得知“二刘”母亲寿辰已届,遂派专人到上海向刘母“祝寿”,并送去丰厚礼物,以示“恩宠”

这一手果然有效。刘汝明兄弟在前方得知后,立即致电蒋介石表示“效忠”,电文说:“总统日理万机,尚顾及慈母,赏赐锦衾手杖,恩情重于泰山。职忠贞不二,效命国家,衔环结草,以报厚恩。”

不过,“二刘”也不是傻瓜,电报归电报,“效忠”云云也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他们为了保存实力,继续打滑头仗,并和解放军暗中仍保持联系。他们左右讨好, 妄图从夹缝中求得生存,保住自己的职位。李延年气愤地说:“刘汝明保存实力,不听调动。大敌当前,胜不相庆,败不相救,焉有不败之理。”

对于刘汝明兄弟这种政治上的投机取巧,中共高层领导人洞若观火。曹荻秋曾亲自写信给周镐,指出:对刘汝明这个起义对象,工作可以进行,但要采取若即若离的方法,不可急于求成,你们更不能贸然去敌区。

但周镐立功心切,急于求成,对各种复杂情况缺乏通盘考虑,对领导上的指示也未能细心体会。当刘汝明回信后,让孙良诚等人偕解放军代表前去谈判,周镐并未察 觉这是个圈套,并立即向上级汇报,主动请缨,要求随孙良诚等人进蚌埠与刘汝明谈判。曹获秋等经过研究,最终还是同意周镐等人前往蚌埠。

12月5日一早,周镐、孙良诚、王清瀚、祝福元等人匆匆上路,当天下午渡过淮河,傍晚时分到达了刘汝明部第三五五团的防地田家庵。

该团团长刘铁钧是刘汝明的儿子,奉父亲之命,在此迎候孙良诚等人。周镐进入刘团部以后,略事休息。不—会,刘汝明从蚌埠打来电话,询问孙、王等到达没有。得到肯定答复后,刘汝明邀请孙良诚和王清瀚去蚌埠叙谈;而中共方面派来的谈判代表,刘汝明告知暂留在刘铁钧的团部稍等。

孙良诚等进了蚌埠以后,刘汝明立即周镐前来策反一事上报给蒋介石和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与此同时,他派二处处长陶纪元,将周镐和孙良诚、王清瀚、祝元福等人,押解南京。

周镐押到南京后,仍被关押在宁海路19号保密局看守所。蒋介石、毛人凤对周镐的背叛,十分恼怒,批示对周镐“立即处决”。

1949年春节前后的一天,保密局司法处处长李希成率刽子手直奔宁海路19号看守所。将周镐押到狱内刑场,刽子手懂乱中一枪未击中周镐要害,李希成随即拔 出手枪,对准周镐脑袋猛开一枪,周镐猝然倒地。和周镐同时被害的还有祝元福。祝元福,又名祝康国,山东掖县人,1943年参加汪伪军官学校学习,1947 年被吸收为中共特别党员,历任中共中央华东局联络部“六工委”政治交通和通讯联络组长。

再说中将副军长王清瀚:王清瀚,又名王镜波,王庆汉,1898年生,河北省交河县杨家庄人,毕业于保定军校。1926年在孙良诚的西北军第二师任参谋长。 1942年随孙良诚投降日伪,任汪伪第二方面军第五军中将军长。1944年驻防苏北时,与新四军联络部发生了关系,1948年被吸收为中共特别党员。起义 前任一O七军副军长兼二六O师师长,对策动该军投诚发挥了积极作用。遵照党的指示,他利用西北军的关系,又前赴刘汝明部争取其起义,想不到误中奸计而落入 敌人的魔掌。在押解途中,王清瀚在花旗营车站借故下车,准备伺机逃回解放区。不料刚下火车,就被特务发现,立即将王抓住,狡猾的特务怕再生意外,叫来了一 辆专车,把王清瀚押往下关。

保密局长毛人凤亲自对王清瀚进行了审讯。王一口咬定是作战被俘,不得已为共产党做些统战策反工作。敌人无计可施,将他羁押在车站路190号的交警第五看守 所。王清瀚在看守所中,把一同来到南京的勤务兵刘彦锡找来,将自己的风雨衣、手表送给刘作纪念,并用铅笔写了两张条子请刘设法转交。一张条子是写给不满 19岁的大儿子王守漠的:“守谟我儿,速与你母回京。”另一张条子是写给孙良诚的;“少云吾兄,看在多年交情上,请营救之。有人说我是共产党,真是笑话! 笑话!镜波。”

孙良诚被押送到南京后,住在国防部招待所二楼,和冯治安住在一起。冯治安是因何基沣、张克侠起义后来南京“请罪”、“反省”的。这两位原西北军的将领,仅 仅在两个月以前还是蒋介石的座上客,又是“慰勉”,又是宴请,而今都在这儿坐冷板凳,形同阶下囚。试想孙良诚这样的处境,还能为营救王清瀚出力吗?

1949年3月5日(阴历二月初六),王清瀚被保密局秘密杀害。一位经历了曲折的人生道路的国民党将军,最后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而英勇殉难。

另一位对争取孙良诚部投诚做出贡献的第—O七军少将副军长兼驻南京办事处处长谢庆云,也被保密局逮捕。他和王清瀚是姻兄弟,1944年就和中国共产党发生 了联系,被吸收为中共特别党员,在党的领导下一直隐蔽在敌军内部,等待时机起义。谢庆云是被特务装入麻袋,投入长江中而死。

孙良诚出卖周镐后,被寄押于军法局,幸亏得到孙在西北军的老同事、当时担任国防部次长的秦德纯,尽力在蒋介石面前保释,孙良诚才被释放。解放军席卷京沪杭 地区后,孙良诚从无锡逃到上海,蛰居在第四个小老婆处。后被解放军查获,送到华东军区解放军官训练团(通常称高俘团)学习。1951年底的一天,在一次学 习讨论会上,孙良诚突然口吐白沫,昏倒在地上。经枪救,医生诊断为脑部毛细管出血,中风了。虽然孙良诚经过枪救后总算保住了性命,终于在1952年3月6 日病死于山东禹城韩庄。

周镐等烈士被保密局杀害后,尸骨无存。中共中央组织部办公厅于1965年12月28日批复:同意追认周治平为革命烈士,并对其遗属予以照顾。

如今,周镐烈士的遗像,和王清瀚、谢庆云、祝元福等三位烈士的遗像一起,高高地悬挂在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的陈列大厅里。遗像下面展出的是他们留下的几件珍贵遗物。供人们前来瞻仰、悼念,追思他们的功绩,祝福烈士们安眠。烈士有知,亦可笑慰于九泉之下了。

发表评论

*

* (保密)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